首页>文艺>电影>热点推荐

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仍是“王道” ——从电影《你好,李焕英》说开去

时间:2021年03月12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0

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仍是“王道”

——从电影《你好,李焕英》说开去


电影《你好,李焕英》海报

  为大众熟知的喜剧小品演员贾玲,华丽转身,作为新人导演,携自编自导自演的中小成本喜剧电影处女作《你好,李焕英》闯入电影界,竟在本不被看好的前提下,逆袭2021年春节档(上映首日,以20.0%的排片比获2.9亿元票房),超越知名导演陈思诚映前呼声极高的《唐人街探案3》(上映首日,该片以38.3%的高排片比斩获10.5亿元票房),勇夺春节档票房之冠,截至3月11日下午3点,累计票房超51.69亿元,目前位列国产影史票房榜第二,仅次于《战狼2》(票房56.93亿元)。

  《你好,李焕英》逆袭春节档的根本

  《你好,李焕英》掀起的观影热潮令当下中国电影界大哗,也令不少多年驰骋影坛的大腕导演吃惊。客观言之,作为一部仍带有小品气质的轻松喜剧,该片的视听表达仅能算合格(最多算好,远算不得很好),但就是这么一部稚气未脱的中小成本电影,竟以豆瓣评分过8的超高口碑,成为2021年初国产电影中最有现象“模样”的现象级影片。无疑,思其何以能够如此受大众欢迎,并得出一些有益于国产电影未来发展的启示,甚为必要。究其根本,笔者认为其成功之因主要有二:一是其浪漫现实主义的风格;二是它高扬了真善美。日本艺术理论家黑田鹏信所言,“知识欲的目的是真;道德欲的目的是善;美欲的目的是美。真善美,即人间理想”,可作此注脚。

  影片改编于贾玲等人编剧的同名小品,而该小品(或说该电影)取材于贾玲的亲身经历——剧中,女演员贾晓玲(贾玲饰)在历经“子欲养而亲不待”之痛后,穿越时空,对过去年代里母亲李焕英青春梦想的触碰与加持,自然带有浓郁的浪漫现实主义风格。在自己从小到大老是给母亲添麻烦(拉裤子,学习成绩差等),尤其是拿假大学录取通知书来忽悠母亲后,对女儿期望很高但也宽容有加的母亲突遭车祸,风采依旧,年仅48岁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濒危——这一带有严肃现实主义色彩的事件痛击了病床边悔恨交加,泣不成声的女儿。在困累交加的梦幻中,贾晓玲穿越到1981年(其出生的前一年),以青年李焕英(张小斐饰)的表妹身份融入其生活并力促其命运的改变(特别是想让其嫁个有钱有势的好老公,生个美丽能干的好女儿,进而过上幸福快乐的好生活)。以法国科幻小说家赫内·巴赫札维勒所提的“祖父悖论”观之,女儿是准备以牺牲自我为代价的(这应源自莫大的爱);只是其最后才知道,洞悉女儿心愿的母亲也同时穿越到那一年,暗中配合女儿演完她所期望母亲做的一切,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父亲(也即不离不弃地选择了她这个女儿),并实现母女真爱情怀的坦诚交流与灵魂升华。显然,这又是极富现实幻想色彩的浪漫主义。

  所谓“真善美”,意指真实真诚,向善利他与美丽美好。很显然,《你好,李焕英》的叙事是真诚而合情理的,其中寄寓的情感颇为真实感人(让众多观影者感动得流泪);而想尽办法帮助他人,以促成年轻漂亮的李焕英实现梦想,从而扭转将来命运的想法及幻想性实践(使其成为厂里人人羡慕的第一个买电视机的人,力促其参加排球比赛,暗中促合其与厂长之子的恋爱等),也是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只是掺合了些许孝的成分);当然,美丽母亲与处处为母亲着想的女儿在幻想时光里的真情互动,亦彰显了美丽心灵与美好祈愿。在很大程度上,这些不无对现实人生真善美询唤意味的言行,极易激起观众的共情与同理心。

  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电影常给人惊喜

  《你好,李焕英》是一部成功的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电影,它已经并将继续为观众带来惊喜。实际上,一个初试牛刀的新手导演所执导的电影如此大受欢迎,已引起当前中国电影学界和业界的热议与反思。

  纵观近年影坛,屡给观众带来惊喜的国产电影大都是高扬真善美的具有浪漫现实主义风格的精品力作。均改编自2015年中国海军护航编队也门撤侨真实事件的《战狼2》和《红海行动》,对个体英雄形象和集体英雄群像的形塑,既颇富浪漫现实主义风格,也歌颂了真善美(不惜牺牲自我而拯救他人的行为,礼赞了英雄们的美丽心灵)。“硬核”科幻片《流浪地球》虽基于一个假定性前提(太阳急速膨胀即将吞没太阳系,人类为守护共同的生存家园开始长达2500年的“流浪地球”宇宙迁徙计划),但其所述背景不同,性格各异的平凡人物齐心协力投入救援计划,帮助地球在迁徙过程中逃过与木星相撞厄运的故事,以及破败荒凉的地球家园,壮观惨烈的灾难场面,共存共亡的责任担当与忘我牺牲的英雄壮举的奇观性表达,自然是浪漫现实主义的,同时也呼唤了真善美——人类在面对集体生存浩劫时,超越自我,跨越种族的勇敢精神,团结理念,智性思考与人性光辉,既是善的,也是美的。可以说,之于电影,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仍是“王道”。

  令人振奋的内容和主题乃是第一要义

  法国电影理论家安德烈·巴赞在上世纪50年代就曾写道:“电影的题材已经用完了技术能够提供的一切手段。此后,再靠发明一个加速蒙太奇或改变一下摄影风格都不足以打动观众了。电影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剧作时代;我指的是,内容与形式之间的主次关系的颠倒”;“我们重视的是题材本身,我们对题材要求日益严格,因此,在主题面前,一切技巧趋向于消除自我,几近透明” 。美国电影历史学家理·希克尔亦曾说过:“主题,特别是令人振奋的主题,远比明星和类型本身重要。”

  综观世界电影经典,不难发现,那些为大众热烈追捧,并为电影学界和业界极力推崇的作品,如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韩国电影《七号房的礼物》,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等,大都具有浪漫现实主义情怀,并都高扬“真善美”这一人类普遍价值观。事实上,近年来的国产现象级电影,如《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我不是药神》《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我和我的家乡》等,大多有此共性。也就是说,它们的成功首先在于内容上的成功及形式上对内容的成功表达。

  鉴于此,我们能够说,即使是在数字技术突飞猛进,“互联网+”普遍融入大众日常生活的当代,令人振奋的内容(高扬真善美的主题,具有现实关注精神的题材,正能量的丰满立体的人物形象塑造等)仍是第一要义。所谓“破除所有传统”“一切新的都是好的”“唯有大投入才能大产出”的技术主义,未来主义和实利主义,对于当下和今后的国产电影,都是值得创作者慎思,警惕的。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为有效表达的形式所加持的高扬真善美的浪漫现实主义电影创作,显得亟须而必要。在本质层面上,这凸显了文艺作品恒久魅力的关键所在。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国产电影创作再铸辉煌,实现有效国内,国际传播及中国由电影大国走向电影强国的必由之路。

  (作者系四川大学教授,四川省影协副主席)

(编辑:赵超)
会员服务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