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视野>人文地理

文脉之溪

时间:2021年03月12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俞梁波
0

  一条楼塔溪,泱泱千年情。

  东晋名士许询在萧山县城居住一段时间后,一路往南。他到达楼塔(古称仙岩)时,环顾四周,风光旖旎,山幽涧碧,松竹修茂,四季翠绿,不禁惊叹,“这才是我苦苦寻找的地方”,便在风景秀丽的仙岩山隐居下来,从此再没离开。传说,许询后来在此羽化成仙。

  许询的决定代表了东晋个性文人的不二选择,他们极端崇尚个性,放浪形骸,纵情山水,风骨清高。许询无疑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名气太大,大到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所以他归隐仙岩这一消息很快就被人知晓了,于是便形成了一个奇特的“仙岩文化现象”,仰慕许询才学的各路文人骚客蜂拥而至。他们几乎都是沿着同一路线而来,那就是逆溪水而上至仙岩山。

  仙岩因许询留下了最初的文化源头,也给蜿蜒的楼塔溪注入了文化力量。许询这个人实在不简单,他散尽家财,建造寺庙;历史上有名的王羲之,谢安,支遁等众多名流与其均有来往,或清茶一杯,土菜二三,畅谈书法艺术,社会风尚;或水酒一杯,谈及山水诗作,共悟天地之道。许询结交的朋友大都不同凡响,很多文人以与许询结交为荣,甚至连当时的简文帝也赶来与许询交流诗文。他还应邀参加了著名的兰亭盛会。许询之名,实至名归。

  仙岩山下的山野之溪——后名楼塔溪见证了这一段非凡的历史。从附近山间峡谷发源的溪流,一路奔腾而下,穿过岩石缝隙,穿过树林,穿过田野,穿过土坎,沿着楼塔镇绕了十几个弯,在楼塔集镇上形成宽大的溪流。之后,一路流淌,成为永兴河的源头之一,汇入浦阳江,最终流入钱塘江,流入汪洋大海。这溪中的每一滴水,都自带千年的文化因子;这溪中的每一朵浪花,都泛着文人的风骨;这溪中的每一块石头,都铭刻着时间的掌声。

  因为许询,仙岩山成为当时的名山。这道风景就像历史与文化的一次邂逅。这些当时远近闻名的文人们,淡泊名利,志高气扬,不在乎官位,不在乎钱财,只在乎人生的自由洒脱,或仰天大笑,或悲歌一曲。他们聆听着仙岩山下的溪水流淌之声,应和着山间的风声。在朝夕之间,晨露晚霞,僧寺钟声,奏响人生的得意华章。许询好像活在仙境,并非人间。这样的景象在许询离世多年之后,依旧如故。溪水潺潺,人来客往,静寂古镇因此而变得热闹起来。其时的楼塔溪水清鱼欢,是山民们获取生活来源的有功之溪。他们依山建造居所,依水获取生存空间。一条楼塔溪,滋养了两岸的人民。

  东晋许询走了。唐朝诗人王勃怀着一颗崇敬之心,专程来到仙岩山探访许询的踪迹。这是一次精神朝圣,许询的做派与风骨,许询的放浪与豁达,许询的无畏与修行都深深镌刻在王勃的心里。王勃行走在仙岩山附近,来来回回,看山,品茗,濯足,吹风,他仿佛要把许询在这儿经历的一切用最短的时间进行一次复制。山山水水,无比灵秀。在一个早晨,太阳初升,万物苏醒,王勃望着仙岩山,听着溪水流淌之声。不远处,炊烟袅袅,农人晨起劳作,僧人开始准备一天的早课。他极为感慨,于是创作了一首诗:

  巍巍怪石立溪滨,曾隐征君下钓纶。东有祠堂西有寺,清风岩下百花春。

  按诗中描绘的风光与场景,其时的仙岩山附近应是十分兴旺,有祠堂,寺庙。溪,即楼塔溪;寺,便是声名显赫的重兴寺了。此寺也是许询所建,当时与杭州灵隐寺齐名,建造年份早于国清寺等诸多名寺,在中国古寺群里有重大影响和重要地位。仙岩之地,有名山,名寺,名人,也有一条名溪。

  王勃是身体力行者,他用诗作向许询表达敬仰之意。孟浩然,温庭筠等诗人也到过仙岩山,他们仰望仙岩山,饮着“灵之溪水”,如同与许询当面交流。唐代诗人李白,杜甫,李商隐,骆宾王等众多诗人均用诗篇表达对许询的敬仰。一个古人,一个归隐于乡野的许询,竟然牵动这么多诗人的心。仙岩之行,犹如浙东唐诗之路上一条不引人注意的分支,静悄悄地诞生,静悄悄地进行,静悄悄地传承。或许,山水相依,仙岩山的秀丽与峭壁,楼塔溪的清澈与奔流,相映而成的这幅画卷,正好是诗人们心目中的精神家园,而许询则是这个精神家园的主人。

  唐朝末年,黄巢曾带领军队到达仙岩山附近,留下了关于力量与生命的传说。传说中,杀人如麻的他被山脚草棚内做汤团的老妇人感化,从此善待百姓,深得民心。后来,为报答老妇人的开导点化之恩,黄巢派人在仙岩山脚下修建了一座汤团庙。这个故事里的老妇人,用自己做汤团的娴熟手艺,向黄巢展现了智慧,并教育黄巢,乱世杀人易,救人难。上善若水,当这个老妇人从溪里取水煮汤团时,这溪水是不是也在萌生善意?为天下苍生而悲之溪,让黄巢锋利的刀子变得厚钝起来,让他那颗疯狂的心开始有了着落。

  五代十国吴越国国王钱镠曾是赫赫有名的战将。在洲口山麓,钱镠见洲口溪如龙之蟠,仙岩山如虎之踞,且地扼两浙要冲,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便想在此筑城设州。“继以地类沙积,恐不堪万年基”,便在洲口山石壁上以斧验石。连劈了十八斧头,发现岩石脆软,就放弃了设州打算,而决定在黄岭设军镇守,并令外甥楼晋驻守。楼晋守黄岭后,见洲口溪沿岸山明水秀,有田可耕,有薪可樵,就在洲口溪南的沙丘上肇基发族,形成村落,发展成集镇,名为楼家塔(塔是土丘的意思) ,简称楼塔。世事多变。楼晋的这一留恋成就了楼姓人的兴起。

  洲口溪也即楼塔溪。到了明代,楼塔人楼英沿着楼塔溪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他成为明朝的御医,一生行医,成就大名。年老之时,楼英回到故乡,寓居于楼塔溪畔。医者仁心,他的妙手回春挽救了许多人的性命,成为百姓心目中的“神仙太公”。其所著《医学纲目》四十卷,对于李时珍撰著《本草纲目》有着很大的借鉴和启发意义,至今还对老百姓的健康起到重要的作用。他每个晚上伏案疾笔时,耳畔传来的溪水流动之声是最好的陪伴。他走出寓所,沿着溪岸踱步,这些不徐不疾的溪水如同无数根神经在他眼前呈现,他微微地伸出手指,仿佛搭住了溪水的脉搏。

  除此之外,楼英还带来了宫廷音乐《细十番》。《细十番》的悠扬与生动,契合楼塔人的刚性,二者完美结合,因此传承至今。且《细十番》的传承与楼塔溪的长年流淌相依相偎,如同乐章的两个声部,也因此催生了楼塔一地的民间文化艺术,各种人才层出不穷,让楼塔成为萧山文化历史极为厚重之地。这也是许询归隐形成的仙岩文化的再次延续。当《细十番》的乐声响起,那些溪水是不是听到了故事的岁月咏叹调?当《细十番》的乐声飘荡在溪水的上空,那些溪水是不是被时代之风卷了起来,奔向苍穹?

  百年历史的洲口桥是楼塔溪的另一种固化形态。洲口桥架于溪流之上,桥的一边是古镇,另一边是新集镇。英烈楼曼文当年就是从桥上走过,去了杭州,去了上海,一生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为中国革命的成功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如今,处于古镇核心位置的楼曼文纪念馆用史实告诉了人们那一段烽火岁月。当楼曼文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她也像别的孩子一样快乐地在溪水里奔跑,在溪水中捉鱼,捉虾。当她站在溪水中仰望天空时,是不是开始思考她未来的人生之路该怎么走?她小小的身躯里是不是开始萌发坚定的信念?

  人的生命高不过群山,长不过溪水,很多记忆只有溪水知道,很多往事只有群山铭记。

  楼塔溪的前世今生就像一曲歌谣,在历史的进程中历经千年风雨,有激昂,有低沉,有婉转,也有呜咽。而弹奏这首歌谣的人们则用勤劳与勇敢跨出了前进的脚步。萧山最南的千年古镇,用最踏实的步伐开始了一次变革。小城镇建设,美丽乡村建设让楼塔溪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有韵味。

  如今的楼塔溪已成为一道风景。晨光里,水面清澈如镜,那些鲜活的溪水像无数精灵般欢腾,向世人献上一曲浪漫之舞。在晨雾弥漫之日,目力所及之处,看到洲口桥的轮廓,也仿佛看到了众多的诗人从远处走来,他们穿越时空,边走边吟。

  一条鲜活的溪,一条文脉传承之溪,一条底蕴深厚之溪。待雾散尽,楼塔溪就像一个独特且标准的文化符号镶刻在楼塔这块土地上。

  (俞梁波 浙江省杭州市作协副主席,萧山区作协主席) 
(编辑:王垚)
会员服务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