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评论>锐评

网络文学何以进了文学研究“国家队”

时间:2020年11月06日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江伟
0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日前,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网络文学研究室在京成立,标志着网络文学学科建设迈出一大步。

  “适逢其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称赞,“以前大部分网络文学研究是个人化的,不成系统,不成建制。而研究室的成立,意味着网络文学研究进入了国家学术机构的视野,相信今后会有很多新气象。”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围绕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促进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相统一,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在编制该所“十四五”发展规划时,专门提到要担当起推动网络文学学科发展,加强监督管理,营造良好生态环境,促成跨学科跨项目联动等任务,继往开来,守正创新。

  “网络文学研究室的成立,符合当下文学学科发展的现实需要,也是网络文学学科建设史上的一个大事件,更是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应有之义。”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感慨,研究室将推出一批优秀成果,努力成为国家层面在网络文学发展和管理方面的重要学术参考,助推网络文学繁荣健康发展。

  网络文学已成为中国当代文学不可或缺的存在

  听到网络文学研究室成立,安徽大学教授周志雄为之一振。十几年前,他刚研究网络文学时,有人讥笑他“不务正业”。后来,随着网络文学不断壮大,人们也改变了看法。“现在很多人跟我说,你选择了一个好方向。”周志雄说。

  20多年来,网络文学异军突起,迅速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的组成部分和中国当代文学不可或缺的存在。有评论认为网络文学的崛起是新时期以来“当代文学的第二次起航”“跨世纪的大转折”“中国文学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55亿,较2018年年底增长2253万,占网民整体的53.2%;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35亿,较2018年年底增长2527万,占手机网民的51.4%。

  “实践证明,网络文学在传统的当代文学体制之外锻造了另一种类型的主流文学,不但在中国社会,尤其是青年群体精神生活中占据了重要位置,还超越了研究界惯常所理解的‘文学’范畴,深入到当代社会文化各个层面,成为一种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学现象。”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丁国旗说。

  伴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壮大,网络文学评论研究也得到切实重视,评论队伍继续壮大,研究阵地持续扩充。北京大学,安徽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纷纷成立网络文学研究中心,国家社会科学研究基金,教育部等也将重点课题给予网络文学研究项目。

  “在我看来,网络文学研究是需要单独成立学科的。即使不单列,也应该是当代文学学科中的主体内容。”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邵燕君告诉记者,北京大学成立了网络文学研究中心这个虚体机构,虽然可以授课招生,但不是一个单独的教研室,在学科建制等方面较难有大的突破。

  网络作家齐橙也深有感触:“网络文学很早就进入了学术场,很多高校也成立了网络文学研究机构,但是网络文学研究整体偏弱,甚至在不少人眼里,网络文学研究仍然是另类,这显然跟网络文学的发展实际不匹配。它需要有一个权威的研究机构去带动和引领。”

  发展网络文学是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就提到“网络作家”,“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的文艺群体十分活跃”,并要求“扩大工作覆盖面,延伸联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们,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团结,吸引他们,引导他们成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有生力量”。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发布,专门提出要“大力发展xpj线路检测欢迎您”,“推动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剧,微电影,网络演出,网络动漫等新兴文艺类型繁荣有序发展”。发展网络文学已成为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指出,在自媒体发达,网络舆情复杂的新形势下,网络文学不仅是一个“网络”抑或“文学”问题,更关系我们国家的社会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建设,关系国家文化战略,网络话语权和新媒体阵地管理,关系大众文化消费,国民阅读和青少年成长,甚至关系文化软实力打造和国家形象传播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与当今时代的文学风尚,文化引领和价值导向密切相关。

  白烨也认为,网络文学是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它本身就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它吮吸各种营养促使自身健康成长,也理应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

  网络作家何常在深耕网络小说多年,深知网络文学在读者心目中的分量。他告诉记者:“网络文学已颇具规模,但作品良莠不齐,还不能满足读者的期待。精品化和主流化是网络文学的发展方向。所以,在这样的关键阶段,更权威的理论研究,更高层次的创作指导就至关重要。”

  基于网络文学发展的蓬勃态势,基于网络文学在社会主义文艺发展中的重要地位,网络文学研究室应运而生,肩负起推进学科建设的重任。

  刘跃进表示,网络文学研究室不仅仅限于对网络文学发展趋势的关注与分析,更重要的是集中研究力量,寻找新的研究话语,以符合网络文学本身的特质,发现网络文学的内在驱动力与发展潜力,同时对网络文学的管理,规范与推动,发出自己的批评声音,提出自己的理论方法,让文学研究可以更贴切,更深入地因应新时代文学的发展。

  凸显网络文学“中国现象”和数字时代“中国经验”

  近日,由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举办的“网络文学的发展机遇和挑战研讨会”线上召开,会内会外人士纷纷为研究室的发展建言献策。

  ——网络文学发展,亟待建构网络文学评价标准。

  “以传统文学评价标准对待网络文学的研究路径,已经产生了明显的不适应征兆。如果将西方文艺理论全盘照抄,按照西方文艺理论的模式制定一套衡量网络文学价值的理论模式,就会丧失理论的鲜活性,现实性与在地性。”欧阳友权提出,建构科学的评价标准,才能形成正确的舆论导向和价值规范。

  周志雄认为,网络文学的评价体系应系统地考评网络文学,应有相应的价值维度,理论维度,审美维度,文化维度,技术维度,接受维度,市场维度,既要注重评价的有效性和通约性,又要能在更高的层面上促进网络文学的发展。

  “相对于传统出版,网络文学的生产模式和传播模式产生了重大变革,对网络文学的发展管理模式,如果采用传统出版一样的管理方法,难免‘削足适履’。”作为网络文学的重要创作基地,晋江文学城总裁刘旭东认为,研究室可以通过专题研究,让网络文学的生产传播模式被理解与认同,甚至颠覆一些我们习惯认为“正确”的老观念。

  ——网络文学发展,网络文学批评不能缺位。

  “中国网络媒介文化生产场和网络文学生产场已经形成,它们具有不同于印刷文化场和印刷文学场的生产方式,运作法则,资本类型,要素间的位置关系等。一些专业批评家仍缺乏这样的认知,习惯使用印刷文学观念,评价标准,批评方法。”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单小曦说。

  单小曦建议,网络文学批评家应转变观念,走进中国网络文学现场,进入网络媒介场和网络文学范式。同时,要熟悉网络文化的思维方式,文化规范和网络文化语言以及了解网络文学类型,确定网络文学理念。深化网络文学研究,还应凸显网络文学“中国现象”和数字时代的“中国经验”。

  王帅杰看到研究室成立消息时,眼前一亮。作为具有10年阅读经历的资深读者,他平时密切关注网络文学发展的新动向。“批评和创作相互砥砺,才能不断产生好的作品,现在太缺好的批评文章了,希望网络文学研究室能把这个短板补上。”

  ——网络文学发展,研究方法需要创新融合。

  “当前网络文学批评存在一个普遍问题,即就网络看网络。”在山东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黄发有看来,网络文学研究应当具备一种融合互动的学术视野。从社会学,文化学,新闻传播学,信息科学等相关学科中汲取营养,拓展学术视野。

  邵燕君提到,在过往的网络文学研究中,很多研究者受当代文学学科传统的制约,研究视野和研究方法显得比较传统,对整个数字人文的转向也较为迟钝。在未来的网络文学研究工作中,有必要引入数字人文的理念与研究方法。

  “对于网络文学的认识与把握,不能只盯住网络,而忽略了文学。”白烨期待,网络文学作为文学的一种,应该在适应市场性中保持艺术性,在图求趣味性中生发思想性,为社会发展增光添色。

  (本报记者 刘江伟)

(编辑:苏锐)
会员服务
Baidu